Silicon One:是思科在不惑之年按下的刷新键吗?

  • 日期:02-07
  • 点击:(711)


当时,首席执行官钱伯斯宣布了思科历史上唯一一次大规模裁员。与此同时,他把年薪降低到一美元,这曾经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共同克服困难”的好故事。从那以后,思科已经走出低谷,但它从未回到上个世纪绝对垄断的黄金时代。

思科在2015年又有了新的转变。

在漫长的15年前的最后,虽然思科的市场份额逐渐缩小,但它仍然占据绝对的领先地位。然而,随着诺基亚、瞻博网络(Juniper Network)和华为等传统竞争对手的日益崛起,以及全球云制造商的出现,路由器和交换机的整体需求放缓,迫使其始终走上转型之路。

最激进的变化之一是现任首席执行官罗卓克于2015年正式上任。根据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Bernstein)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思科在中国路由器市场的收入几乎是2014年初的一半,而华为的收入跃升逾50%。

面对这种变化,罗卓克在行业内进行了一系列惊人的收购,主要集中在云安全、软件、人工智能、物联网、云呼叫等领域。他还剥离并重组了自己的业务,试图让思科快速跟上多云的多域网络环境。

当然,所有这些并没有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思科2018年全年收入利润仍在下降。2020财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较去年同期的35亿美元下降了18%,灾难发生当天股价也下跌了5%。

那么,作为思科“历史上第一个单一、统一的硅片”,硅一能把2020年变成思科的“亮点”并夺回市场吗?

思科“中年危机”的三大原因

要想了解Silicon One和思科8000产品能否扭转潮流,恐怕必须回到思科“中年危机”的根源,即是什么因素让思科在从硬件提供商向服务提供商转型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前进。

当然,最直观的是云计算的出现。

越来越多的企业放弃构建自己的专用网络,转而使用云服务。高德纳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将增长17.5%,达到2143亿美元。这意味着曾经是互联网发展基石的交换机和路由器等网络设备市场将在市场空间和技术架构方面遇到全新的挑战,这也是思科的核心领域。

当时,硅谷有一个着名的笑话,思科应该与已经“行尸走肉”的小发猫、惠普、EMC和其他传统技术巨头合并。新公司被命名为“幸运之云”。

此后,虽然思科收购了大量云服务企业,如帮助用户简化云部署的CliQr和提供云网络端保护的CloudLock,但转型的方向是显而易见的,但从最新的财务数据来看,软件服务约占总收入的25.58%,不能成为思科的主要收入来源,增长率也不明显。

一方面,云计算市场的竞争环境长期以来充斥着巨人。亚马逊在2006年推出了云服务。微软、阿里巴巴、谷歌、华为和其他公司也在云服务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思科不太可能一举拿下这面旗帜。

与此同时,“面向服务”意味着企业和客户之间的互动模式也在发生变化,从提供共同的产品到协助构建行业内的垂直解决方案。这要求市场看到跨越软件和硬件、开源生态、资源虚拟化等的全面创新的基本能力。至少目前,羽翼未丰的硅一和思科8000仍难以承担这一重任。

思科在云市场的进步必然会影响传统硬件业务的收入,并陷入“创新者的困境”

第二个障碍是核心技术创新不足以利用增长曲线。

在思科的转型战略中,核心业务,即交换机和路由器等基础设施的创新能力,也将带来良好的预期。在这方面,支持“面向未来的互联网”和思科8000的硅一芯片似乎确实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比如支持微软在云开源软件中的开放网络软件,以及满足运营商对5G网络场景应用的需求。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硅一芯片的定位是大容量和低成本的。有必要在有限的芯片面积上集成框架式、箱式和交换式三合一设计。它似乎满足了奥特制造商对容量和性价比的要求,以及运营商对芯片性能的要求。这种两用产品是真的吗?

至少目前,思科的交付更有可能是一个“妥协”产品,这也意味着它可能会赢,也可能不会赢。我们将等到ATT、脸谱网、微软和其他合作伙伴“试着吃饭”后再做出任何结论。

然而,到目前为止,思科还没有实现可靠的致命创新突破,这已经成为思科渺茫未来的关键因素。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思科在亚太地区的持续失败。

思科中国已经停止运营的消息不再是新闻,在思科最新的季度收益中,亚太地区的收入也同比下降了8%。相比之下,北美、欧洲和非洲的收入增长率保持在4%左右。

显然,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突破性困难将继续成为思科战略收入增长的绝对障碍。

特别是,人工智能驱动的企业数字转型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本地市场产品、运营理念、工业研发的业务流程支持,这不仅是出于政治原因,也是出于思科产品价格和运营商趋势的原因。我担心这对思科的下一个增长曲线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一般来说,思科积极渴望登上5G云人工智能的热点,然后从智慧数字化的“马马虎虎”中解脱出来。

但是时代变了,思科过去的一些成功基因不再起作用。例如,如果你发现了最新最好的技术,你可以直接在购买中“购买”,然后从垄断中获益。永无止境的收购和无止境的服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与此同时,思科与其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逐渐扩大。思科想挤进网络基础设施的第一阵营。未来可能性的前提是更难确定和更快更强的加速。

《浪潮之巅》曾经这样描述包括思科在内的传统科技公司:

“在过去100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些公司一直幸运地、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潮之上。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你也可以随着海浪的平稳流动向前漂浮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它们代表了一波技术浪潮,在下一波之前一直非常辉煌。”

对于任何巨无霸来说,转型都是一个痛苦的提议。从思科的失败和努力中,中国企业可能也已经理解了他们应该向世界传递的价值。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身份证号:泰美蒂),或下载钛媒体应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