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视的社会经济成本是多少?一年吞6800亿元

  • 日期:03-05
  • 点击:(968)


《近视一年吞噬6800亿元》2015年出版第一版《作者|江山》四年后,该书主编、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坦言,“情况并没有太大变化。”

报告写道:2012年,在中国5岁以上的总人口中,患有各种远视缺陷的患者约为5亿,其中近视患者约为4.5亿。可以说,中国几乎三分之一的人患有近视。如果没有有效的政策干预,到2020年,5岁以上人口的近视患病率将增加到51%左右,受影响的人口将达到7亿。

2018年8月,教育部、国家卫生委员会等8个部门联合发布《国民视觉健康报告》,设定到2030年中国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的目标。近视的防治已经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

然而,中国青少年和儿童近视的比例仍然很高。根据国家卫生和建设委员会2019年4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2018年中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显示,儿童青少年整体近视率为53.6%,小学一年级为15.7%,六年级为59.0%,三年级高度近视(600度以上)占近视总数的21.9%。

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会长、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向记者郑重强调,这是一场“需要群防群治的战争”。

影响力

在由国家防盲技术指导小组组织、《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撰写的新书发布会上,许多在场的家长向该书的主编之一王宁利提出了各种问题。

"我的孩子在一年级时就近视了。你能不戴眼镜吗?戴眼镜会加速她的近视吗?”"孩子第一次需要散瞳吗?"“我女儿学习编程已经两年了,我很困惑。一方面,她喜欢它,但她如何保护她的眼睛呢?”

“我们整个公共卫生系统对我们的视觉健康知识感到羞耻和羞耻。”李玲以痛苦的语气谈到了这一点。她记得当她发现她的孩子近视时,她只是带她去街上的一家眼镜店配眼镜,并没有注意这个问题。

“中国曾经是一个盲目的大国。传染病和营养不良眼病是解放初期失明的主要原因。现在中国的防盲工作已经取得了显着的成绩。”王宁利告诉记者,沙眼等致盲因素早已成为过去。由人口老龄化引起的糖尿病、高血压和眼底疾病已成为主要致盲因素,而近视的流行已逐渐成为一个公共问题。

直到《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治科普100问》的写作,李玲才发现我国近视的严重程度已经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

事实上,眼科科学界比这更关注近视。2011年,王宁利带领团队在河南省安阳市建立了“安阳儿童眼病研究中心”。迄今为止,已有3000多名小学生连续6年接受考试,2000多名中学生连续3年接受考试。

根据该项目的研究人员魏博士介绍,研究发现小学一至六年级的近视累积患病率分别为5.8%、11.9%、23.3%、36.0%、47.9%和59.1%。更令人惊讶的是,从小学二年级开始,近视的患病率每年增加10%以上,小学六年级时达到近60%。小学是近视的高发年龄,早期预防和控制近视尤为重要

"这个问题已经太严重了。视力损伤会造成国内生产总值的损失,而最重要的是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近视的发病率如此之高,以至于许多职业,如国防和精密仪器,将来都无法招人。事实上,近年来,我国每年都放宽征兵的视力标准,但新兵仍然不够。”李玲告诉记者。

根据t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邹海东回忆说,小时候,“幼儿园的孩子不戴眼镜,小学的眼镜很少见。他们还将被昵称为“小四眼”,这也表明戴眼镜的孩子很少。目前,小学生戴眼镜的现象并不罕见,幼儿园里的“小眼镜”更多。

他从事近视防治工作多年。他很难记得近视何时逐渐渗透到更广泛和更年轻的人群中。温州医科大学附属验光医院院长瞿佳表示,在中小学生中开展一项全面调查对于迈出预防近视的第一步非常重要。"如果最基本的工作没有做好,如何进一步控制?"

然而,很少有人把近视视为一种疾病。"学校,从行政部门到校长和教师,都应该把近视当作一种疾病来对待。"邹海东说。

在一次防治近视的会议上,一位眼科医生提到,作为医生,他并没有带孩子一年检查一次近视,直到孩子看不清楚,检查后才发现近视的程度并不严重。

武都人民医院儿科眼科教授周连红发现,虽然98.10%的家长对督促孩子保护眼睛有良好的意识,但88.74%的家长不知道孩子的视力,只有28.6%的家长定期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视力。“这提醒我们,应该正确引导家长理解近视。如果他们的视力不正常,他们应该及时去医院。”

和许多眼科医生已经注意到,农村儿童近视患病率低于城市儿童的传统印象也正在被打破。尤其是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的直接管教,更容易沉迷于电子产品,他们的视力也很差。然而,他们经常不知道。

何毅,一个有20多年工作经验的专业人士,在吉林省靖宇县视察时,有一件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发现一个9岁的男孩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于是问道:“你能清楚地看到黑板吗?”孩子坚定地回答,“能看见”。然而,验光发现孩子已经患有严重近视。“父母都去工作了。他分不清看黑板和看黑板上的单词之间的区别。”

早在2007年,国务院发布《国民视觉健康报告》后,教育部就制定了《国民视觉健康报告》,并提出了保护学生视力的工作措施,包括保证睡眠、建立定期视力测试制度、坚持每天一小时的体育锻炼制度。

邹海东告诉记者,上海从2008年开始了一系列的近视预防工作。起初,他们试图改善教室照明,改造桌椅,所有这些都只在第一年有效。从2010年开始,上海已投资3000万元,为上海的儿童和青少年建立了一个屈光发育档案,为全上海的107.9万名儿童建立了一个屈光发育档案。

通过对比研究,他们发现近视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课业负担。持续读写时间过长,缺乏户外活动,会导致儿童早期近视。因此,从2015年开始,他们进行了3组比较,并根据儿童每天的休息时间和午休时间将他们分为80分钟组、40分钟组和无户外活动组。三年后,80分钟组的儿童近视明显好于40分钟组,甚至好于没有户外活动的儿童。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课间休息时,我们都在户外疯狂奔跑。现在孩子们在课间休息时不经常出去玩。学校害怕各种各样的安全问题或作业问题。现在我们有一句谚语叫‘沐浴阳光的眼睛’,让孩子多出去玩,孩子的眼睛会更好,这是最简单的方法。”邹海东说。

在何毅看来,验光专业人才的短缺也是近视防治的一大挑战。在英国,验光师和验光师是两种职业,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人们会认真对待眼镜作为医疗用品。

“消费者已经形成了一个概念,我去眼镜店买东西,从来没有想过要去

根据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控中心2018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中国青少年近视率已经位居世界前列。其中,中国初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率均超过70%,而美国青少年的近视率约为25%,澳大利亚仅为1.3%,德国不到15%。

"这不是静态指示器。目前,中国的近视率仍在上升。如果我们放任不管,到2030年,小学生的近视率可能不会达到38%,但可能会超过40%。因此,在一年内控制0.5%的增长率仍然非常困难。”王宁利说。

在王宁利看来,需要拯救的不仅仅是孩子的眼睛,还有传统的教育理念。在新书发布会上,他痛苦地说,近视防治的难点在于应试教育。“我想在你身上切一块肉,你会受伤的。没人想切的这块肉是学习的压力。”

他开玩笑说,如果有人想要一个不近视的孩子,他可以等孩子出生后,把孩子送到内蒙古草原上的牧民家里,在那里他将成为一名牧民,放牧牛羊。“但是没有人能做到。为什么不呢?这个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以知识为基础的竞争社会。如果你不学习,你能进入清华的北京大学吗?”他的讲话使会议停止了。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儿科眼科教授周连红在一个关于近视防治的研讨会上公开表示:“就在最近的一个下午,我们的眼科医生被叫到区政府召开了一个关于近视防治的会议。关于减轻负担的讨论非常激烈,但是在场的几个教育系统的人都露出了苦笑。经过询问我才知道,就在同一天上午,他们教育局召开了一次会议,只是为了赶上教育……”

在李玲看来,由于缺乏有效的控制,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的群防群治还没有形成。成立专门的全国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治领导小组可能是下一步的工作。

她建议我们可以借鉴新加坡、日本和其他国家预防和控制近视的经验。

在新加坡,青少年近视率一度仍然很高。21世纪初,7岁儿童近视患病率超过20%。超过70%的大学生需要戴眼镜。

但是,新加坡已经成立了一个全国近视预防工作组。5年内,将在所有学校开展视力普查健康教育,并将建立新加坡近视档案。2011年,新加坡宣布青少年近视率从2005年到2011年下降了5个百分点,实现了新加坡建国以来青少年近视率的首次下降。

王宁利告诉记者,目前从事眼科工作的人数已经增加到10万。然而,基层眼科医生和早期眼科护理专业人员相对短缺,以及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眼科机构发展不平衡,仍然是制约近视防治的一个因素。“初级眼科医生的相对短缺导致疾病的早期筛查和预防不足。病人在疾病的中期和晚期到达医院,通常会推迟他们的病情。”

何毅告诉记者,严格来说,验光时间不应少于15分钟。在英国,标准是40分钟,收费很高。他提出通过国家政策干预来彻底改变认识。“将来,我们能把验光和青少年验光纳入医疗保险吗?你可以收取象征性的费用,但这是为了告诉每个人,眼镜不是购物,而是与健康相关的。”

王宁利在今年的NPC和CPPCC提出了一个建议,希望在未来的高考中提高身体素质。“事实上,它就像一把杠杆,让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不仅要注重学习,还要注重身体素质,从而实现德、智、体的全面发展。”

然而,对于公众来说,这种改变是否能够适应还有待检验。最近,杭州三墩小学的一条规定,视力低于5.0的学生不能被评为好学生,这在网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在这条新闻下,一个最受赞扬的评论是,“我读了冒犯了谁?我有谁